网格计算
取消
显示结果 
搜索替代 
您的意思是: 

经典解决方案 : 网格计算能否掀起软件消费浪潮

mybabys
本科生

经典解决方案 : 网格计算能否掀起软件消费浪潮

9月8号在旧金山举行的甲骨文全球用户大会上,甲骨文力推网格计算,并发布了有关网格计算概念的数据库和相关的软件产品10g。网格计算这一先锋技术能否帮助甲骨文在IT市场低迷的情况下提高其软件销售收入,掀起新一轮消费浪潮?60高龄的埃利森能否以此顺顺当当地渡过当前的急风暴雨,稳坐数据库的大好江山?

  网格计算=救世主?



  对于大多数IT用户来说,网格计算还是一个新鲜名词。然而,在商家眼里却成为他们不折不扣的救世主,期以厚望。以甲骨文副总裁罗伯特的话来说,网格计算是互联网诞生以来行业中最大的技术突破,是我们在一个世纪里获得的最大的技术进步。不仅甲骨文有如此的深情厚意,其竞争对手IBM和微软公司也在大肆宣传。三家公司都认为,网格计算的吸引力就在于通过采用价格低廉的数据中心,能节省企业的成本支出。如今,由于处理器要等待数据从一个特定的商务应用软件中传输过来,这样计算机大部分时间是空闲的。在这样的理念下,商业机构能以比以前更有效更节省的方式使用自己的计算能力。



  这一目标理念看起来很美,但目前形势不容乐观,客户对与网格计算的需求还很有限。一是网格计算刚刚浮出水面,其行业标准还相当稚嫩,这将进一步牵制着人们对这一技术的广泛采用。即使自诩为是网格计算开拓者的甲骨文公司,自己也没有确定网格计算真正成为现实的准确时间,到底能带来多大的价值。二、不管是机群系统还是网格计算,都具有其复杂性,甲骨文公司必须做到让最终用户感觉不到这种复杂性,用户才会尝试使用。如果它不能有效地做到这一点,即便它能够提高资源的利用率,客户也不会投向它。三、人们已经对新技术不再像以往那么热情、义无反顾了。人们在接受这一新技术之前,总是会在脑子里打上好几个问号,甚至有人会问这是不是计算机产业中一个大肆宣传的例子。Hype-Free咨询公司的创业者和总裁乔恩声称:“网格计算让我想到了氢能汽车,这是一个美好纯洁的想法,但是多年以来仍然没有成为现实。”此外,甚至还有人认为,甲骨文的这次大张旗鼓地吹棒网格计算,只不过是对竞争对手的商业策略所采取的应答反应而已。企业应用软件咨询公司的信息技术分析家约书亚声称:“在技术方面,甲骨文把自己摆在了与IBM和微软的合法竞争对手的位置上。”



  不管这一新技术的真正价值如何,在实现价值的征途上,埃利斯和公司还将任重而道远。



  外在阻力



  IBM,微软和甲骨文是全球数据库软件最大的三家提供商,已经占据了价值120亿美元的数据库市场。在市场占有率方面,甲骨文面临着IBM和微软的强大威胁。据Gartner Dataquest统计,IBM和甲骨文各占36%和34%的市场份额。尽管IBM和Oracle加在一块儿占有70%的数据库市场份额,但在关系数据库大战中并非只有它们这二个选手。在过去的几年中,微软公司依靠只能在Windows平台上运行的SQL Server,一跃而成为第三大数据库厂商。Gartner Dataquest公司最近的调查结果显示,在2002年全球新的关系型数据库软件许可收入中,SQL Server的份额高达18%,较2001年增加了17%。



  在数据库产品方面,虽然Oracle 9i被业界普遍认为是功能最强大的数据库软件,但也是最贵的。而IBM尽管在技术上要稍逊于甲骨文,其DB2数据库也是紧跟在9i之后,排第二位。但是,IBM产品比甲骨文的产品要容易管理,且价格便宜。虽然发上两家的产品和市场都不相上下,且遥遥领先于微软,但由于他们的数据库软件中70%的功能没有被企业利用,使9i和DB2在某些情况下显得功能过于强大。而SQL Server是一种相对简单的数据库,在价格和易管理性方面,SQL Server较甲骨文和IBM的产品略有优势。



  如此看来,甲骨文在其优势领域——数据库市场一方面面临着IBM的围追堵截,另一方面面临微软咄咄逼人的强大竞争压势。埃利斯在网格计算上猛赌一把,想与IBM和微软比试一下高低,实在也是不得以而为之。执掌30年的老埃利斯,尽管渡过无数的大风大浪,但如今却在感叹:如果重新让我选择的话,我会选择做遗传工程而不是计算机技术。计算机构架从主机到客户服务器再到互联网经过了三代变迁没有革新,即使再过一千年,还是不会的新的构架出现。计算机产业一定会令人厌倦!发出如此感叹的老埃是不是对发展网格计算的信心不足。



  内部忧患



  除此之外,在商业应用软件市场,被业界闹得沸沸扬扬的甲骨文敌意收购仁科案还不知分晓,很有可能会胎死腹中,使一向自信的老埃利斯倍感惆怅。如果收购不成,埃利斯的扩张梦也就化为了泡影,老埃大失体面之时还得应付另一个竞争强敌?D?D仁科。除此之外,目前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十分贫乏,优秀管理人士陆续离开公司,近几来年就相继走掉了5位以上的高层人士。这样一来